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0024章 三元笔

    杨韶见钟、丁二人也跟进去了,这才移步前行,当越过那一堵光幕,眼前景色蓦然一变,路边一棵大松树下摆着案几,案后两名青袍老者正扫视进来的几人。!

    而从这山坡台阶小径逐级而下是一大片广场坊市,各种小摊琳琅满目,广场对面一片小竹林往北是大片院落小楼。广场南面则有一处白雾笼罩的坡地,不时有修从那儿进出。

    李仙蕙先去松树下向青袍老者缴纳了灵石,那老者则拿起一面黑色镜子状法器向她身扫了几下,然后给她一面玉牌。接着是李仙童……

    轮到杨韶时,那老者拿着法器向他身一扫,顿感神识海外一阵颤动,正有些惊愕间,老者面无表情地递过玉牌,杨韶接过一看,面花纹方框内有六九八三个字,觉得应该是编号。临走时,杨韶又飞快扫了一眼老者手的镜子法器,心浮起一丝忧虑。

    一行人很快到了下面的广场,李仙蕙回头道:“我们先找好住处吧,等到明天才是花朝会开始,到时人满为患,再要找到合适的住处难了!”

    几人自无异议,李仙蕙便在前引路,一直穿过广场喧闹的小摊之间,绕到竹林北面,李仙蕙指着一栋靠近河岸边的小楼道:“是那儿了!去年我也曾住过,店主人都认识,保证安全可靠。房间我都帮你们安排好,不过结帐得你们自己哦!”

    钟鹤接口笑道:“唉!李姑娘天煞宗高徒,身家丰厚,何不到时帮我们一起结帐?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……小妹一个外门弟子也穷得很呐!而且,明天的花朝节也叫百花节,到时可能有不少灵药出售,你们自己想办法多准备一点灵石吧!”李仙蕙笑着先进去了,不一会儿,在店内柜台前招了招手,然后带着弟弟李仙童先楼去了。

    杨韶讶然,随后问道:“这个乔山花朝会,难道是天煞举办?”

    “不完全是,离东陵郡近的天煞宗、玄刀堂、天毒门这三宗都有一些低阶弟子和修仙家族参与举办……”钟鹤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玄刀堂?原来这是一个宗门……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    杨韶一下想起玄都真人遗留下来的那两截断刀,不知他和玄刀堂是不是有什么关系,但这事是他心的隐私,可不好多问。随两人向店伙计问清自己的房间后,二楼到申号房内,里外一看,原来这房间是有两间,前面一间可以休息,后面一间什么都没有,像是练功的密室。

    时近黄昏,竹林外的广场,摆摊的修士们叫卖吆喝声阵阵,杨韶招手取出一套小五行幻阵布置在房间,转身步出小楼踱步到广场边,举目远望了一会儿,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向一个出售符纸的小摊走去。

    一张简陋的折叠式小木桌,摆放着一叠蓝色封皮的书籍,还有空白符纸、低阶成品符纸,一些像是盛装丹药的瓶瓶罐罐,还有几件低品法器躺在半边盒子里,其一支灵光闪烁的画符笔看得杨韶眼睛一亮,正要前问问,不想一名蓝衣壮汉伸手拿起那支画符笔问道:“姑娘!你这支三元笔品相不错,价格如何?”

    “客官你应该看到了,这可是品画符笔,因为采用了三种二级妖兽材料炼制,所以叫三元笔。以赤火鹰的灵骨炼制笔杆,二级妖兽金瞳火狼、冰风雪猿的毛炼制成笔头,所以兼具风火冰三种属性,非常难得,是筑基修士也能用。面标价是两百下品灵石,不可能少的!”

    摊主是一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,瓜子脸大眼睛,只是肤色微微有点黑,身着淡黄色交领短衫,墨绿长裙,手里捏着衣角显得有些局促,一双大眼睛满是期待地望着壮汉,嘴里却又把价格咬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蓝衣壮汉大叫起来,嚷嚷道:“一支画符笔你要两百下品灵石,要价太高了!”

    “价格是别人定的,我只是看摊位……”小姑娘嘴里嘟哝了一句,也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!我给你一百下品灵石,再加这个怎么样?”蓝衣壮汉有些不耐烦地说着,探手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小盒子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黄衫小姑娘接过木盒打开看了看,摇头道:“这件水龙钉下品法器,值不了一百下品灵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个半大姑娘识不识货?竟敢信口开河,胡言乱语……算了!我不买了!”蓝衣壮汉收起自己的小木盒和那袋下品灵石,转身气呼呼地走了。

    杨韶摇摇头有些好笑,前指着那些空白符纸道:“这位姑娘如何称呼?所卖的物品都按标价,一颗灵石也不能少么?”

    黄衫小姑娘望着蓝衣壮汉远去,不由咬了咬嘴唇,显得有点委屈,见杨韶前问价,便点头欣喜地回道:“小女子名叫卢巧薇,是帮家兄摆摊,也有一些是自己的东西,公子如果买得多些,少收一点灵石也是应该的……”

    杨韶微笑着点点头,拿过两大扎低阶空白符纸、一大扎阶空白符纸,又拿过那支画符笔,外加一罐妖兽灵血,笑道:“那你说说,这些要多少灵石吧?”

    “空白符纸一大扎是一百张,低阶两颗劣品灵石一张,阶则十颗,共一千四百劣品灵石,一百四十块下品灵石。如果画符笔两百下品灵石,则妖兽灵血送你……不!还可以再送你一瓶!”

    卢巧薇扳着手指头,歪着头细细点算着,也许是刚才蓝衣壮汉的蛮横,让她觉这个价也许是真的要得高了,便想要主动补偿一些。

    杨韶一阵郁闷,身储物袋里刚好还剩下两百四十下块品灵石,十块品灵石,接下来还有两天,若没有灵石可什么都买不到,然而机会难得,错过太可惜了。他犹豫了一会儿,翻手取出一个小瓶,倒出一颗完整的强化九芝丸,递前道:“你看这颗丹药能不能抵一百四十块下品灵石?”

    卢巧薇有些疑惑地接过,翻来覆去地细看了一会儿,又凑在鼻前嗅了嗅,有些忐忑不安地点点头道:“这颗丹药灵气浓郁,芬芳扑鼻,像是筑基期修士服用的丹药,恐怕不止一百四十块下品灵石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那你再送我一些符纸,或者一罐妖兽灵血可以了……”杨韶无所谓地笑了笑,他是见这名叫卢巧薇的小姑娘看着实诚,这颗被强化液强化过的丹药换给她,若被人发现盘问,她也未必会说出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可这些还是值不了那么多啊……”卢巧薇有些难为情地飞快将杨韶要的两大扎符纸、一支符笔、两罐灵血包好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杨韶随手接过,却又放在桌,转而拿起那厚厚一叠蓝封皮的书,从到下一本本翻看着封面,很快翻完抽出一本《引气期法术基础》、一本《实用小法术精选》来,笑道:“那再加这个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卢巧薇欢快答应一声,又拿起一瓶妖兽灵血塞进装好的包裹里。杨韶笑了笑,也没有拒绝,将这包物品全收进储物袋,向竹林后的小楼走去。

    /45/4ml